去年8月1日,滬深交易所發布的可轉債交易細則、自律監管指引正式實施(以下統稱“可轉債新規”),至今已滿一年。新規從漲跌幅限制、強化信息披露、加強投資者保護等方面,重塑可轉債市場生態。

一年來,可轉債一級市場發行更加活躍,二級市場炒作現象得到有效遏制,投資者交易更加理性,市場運行更加規范有序。

市場運行更加規范


(資料圖)

此前,由于實施“T+0”交易,且無漲跌幅限制,可轉債成為游資炒作標的。為防止過度投機炒作,可轉債新規增設漲跌幅限制,加強對異常波動和異常行為的監控。從一年來上市新券表現和可轉債二級市場成交來看,炒作情緒明顯降溫,市場運行更加規范。

據統計,截至7月31日,一年來,新券上市首日平均漲幅27.36%,環比(30.86%)有所下降,其中10只轉債上市首日收盤漲停,1只上市首日破發。新券上市首日平均換手率47.22%,環比下降3.91個百分點。從二級市場成交情況來看,一年來,可轉債二級市場日均成交額612.5億元,環比下降35.66%。

川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、研究所所長陳靂對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,增設漲跌幅限制,增加異常波動和嚴重異常波動標準,強化交易監管等,使可轉債市場更加有序,為投資者提供了更穩定的投資環境。

另外,由于可轉債投機炒作降溫,投資者的交易策略也發生變化,交易更加理性。陳靂表示,新規實施后,可轉債市場波動性降低,減少了投機炒作的可能性,使得投資者更加理性和謹慎,不再過度追求短期收益,而是更注重可轉債的長期價值。

隨著二級市場趨于穩健,可轉債定價回歸理性。中證鵬元工商評級部資深分析師徐寧怡對記者表示,從轉股溢價率排名前十數據來看,平均轉股溢價率由249.42%下降至211.81%,最大轉股溢價率由649.20%下降至340.33%,轉股高溢價率的情形和程度均有所改善。由此可見,新規一定程度上促使可轉債定價逐漸回歸理性。

投資者結構優化

可轉債新規進一步加強投資者保護,強化可轉債信披,優化贖回、回售實施期限。而在新規實施前,監管部門已經提高可轉債市場準入門檻。隨著市場炒作降溫,可轉債投資者結構進一步優化。

陳靂表示,隨著投資門檻的提高,以及監管部門加強監管,市場波動性下降,部分短期炒作的投資者退出市場,更多的長期和價值投資者會進入市場,投資者結構進一步優化。

打新人數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參與可轉債市場投資者的人數。據統計,截至7月31日,一年來,可轉債網上有效申購戶數平均為1035.97萬人,環比下降7.43%。

“準入門檻的設定有效控制打新人數,平均申購戶數有所下降?!毙鞂庘硎?,從二級市場的投資者持有結構看,在“存量個人投資者不受新規影響”的背景下,個人投資者持有可轉債的面值份額下滑0.13個百分點,準入門檻的限制雖未對持有結構造成明顯影響,但個人投資者的參與度呈下降趨勢。交易者結構性的變化,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減少不理性炒作行為。

一級市場發行活躍

隨著市場更加規范,以及發行條件的優化,一年來,可轉債一級市場發行活躍。據統計,截至7月31日,一年來,147只可轉債上市,環比增長25.64%,募資1759.69億元,下降30.42%。

談及數量的增長,陳靂認為:“這或與可轉債新規使得市場更加規范有序有關,更加規范的市場環境吸引了更多公司發行可轉債?!?/p>

徐寧怡認為,這一方面是因為上市公司基于自身產能擴張需求,發行可轉債的熱情不降反增;另一方面,也是基于監管鼓勵產業類主體多渠道融資,因此新規實施以來可轉債發行上市數量保持了增長。

而對于募資金額的下降,徐寧怡認為,是因為大額轉債(主要是銀行)發行降溫,以及全面注冊制實施后,可轉債發行條件優化,中小民營上市企業發行可轉債增多,監管引導制造及科技類實體企業市場化融資信號明顯。

據記者梳理,此前發行規模較大的銀行可轉債,近一年來發行規模下降,上述147只可轉債中,僅2只為銀行發行的可轉債,募資金額為140億元,環比減少570億元。另外,中小民企發行數量增多,125只為民企發行的可轉債,占比85%。

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明明表示,今年以來政策鼓勵新興產業發展,各種再融資方式當中,可轉債在不同時間轉股可以延遲股權攤?。ㄏ鄬Χㄔ觯?、大股東可以通過優先配售獲利,因此更受歡迎。較多成長類小市值公司紛紛選擇發行可轉債進行再融資,但每只轉債的發行規模較小,因此呈現出“數量增加,金額下降”的現象。

(文章來源:證券日報)

關鍵詞: